草堂读诗|故事:布罗茨基《黑马》

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音频格式

黑马

黑色的穹窿也比它四脚明亮(www.jkbn.net)。

它无法与黑暗溶为一体。

在那个夜晚,我们坐在篝火旁边

一匹黑色的马儿映入眼底。

我不记得比它更黑的物体。

它的四脚黑如乌煤。

它黑得如同夜晚,如同空虚。

周身黑咕隆咚,从鬃到尾。

但它那没有鞍子的脊背上

却是另外一种黑暗。

它纹丝不动地伫立。仿佛沉睡酣酣。

它蹄子上的黑暗令人胆战。

它浑身漆黑,感觉不到身影。

如此漆黑,黑到了顶点。

如此漆黑,仿佛处于针的内部。

如此漆黑,就像子夜的黑暗。

如此漆黑,如同它前方的树木。

恰似肋骨间的凹陷的胸脯。

恰似地窖深处的粮仓。

我想:我们的体内是漆黑一团。

可它仍在我们眼前发黑!

钟表上还只是子夜时分。

它的腹股中笼罩着无底的黑暗。

它一步也没有朝我们靠近。

它的脊背已经辨认不清,

明亮之斑没剩下一毫一丝。

它的双眼白光一闪,像手指一弹。

那瞳孔更是令人畏惧。

它仿佛是某人的底片。

它为何在我们中间停留?

为何不从篝火旁边走开,

驻足直到黎明降临的时候?

为何呼吸着黑色的空气,

把压坏的树枝弄得瑟瑟嗖嗖?

为何从眼中射出黑色的光芒?

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。

诗歌就是生活,欢迎来到由封面新闻、成都广播电视台与《草堂》诗刊联合推出的“草堂读诗”,我是读诗人涓子。大家刚刚听到的是布罗茨基的诗作《黑马》,翻译是吴迪。约瑟夫·布罗茨基,是俄裔美国诗人,散文家,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。

1940年5月24日,布罗茨基出生在列宁格勒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。他的父亲本来是位海军军官,但是因为是犹太人,所以被迫退役,一家人靠母亲挣钱养家。可能是为了逃避学校的意识形态教育,布罗茨基很早就放弃了学业,开始自谋生路,同时也走上了自学的道路,并且开始写诗。他熟练掌握了英语和波兰语,后来能用词典阅读拉丁文和法文,甚至还学过中文。他从苏联官方的教育体制中逃逸,却在诗歌语言中,重建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和精神属地。才二十几岁,布罗茨基就成为了苏联小有名气的地下诗人,由于在非主流文学杂志上发表诗作以及与外国作家来往,布罗茨基受到了当局的监视,1964年,诗人因为缺乏稳定的工作,像不劳而获的社会寄生虫,所以以“社会寄生虫”的罪名被判决劳教5年,流放到苏联北疆服役。布罗茨基的被流放,无论是在苏联国内还是在西方社会,都激起了强烈的反响。阿赫玛托娃等俄罗斯诗人为他出力斡旋,他也因为此事,知名度在西方社会瞬间大增。后来当局迫于舆论压力,在布罗茨基服刑18个月后释放了他,但他的作品也由此在苏联国内被禁。

在流放之后,等待着诗人的是流亡。1972年,布罗茨基被苏联当局变相驱逐出境。这也成了布罗茨基的人生转折,他也由此踏入了另一个维度的文学史。

离开苏联后,布罗茨基游历了许多地方,最终定居美国。起初他在奥登的协助下,在密歇根大学任驻校诗人,后来在其他大学当访问教授。1977年加入美国籍。在美国期间,布罗茨基常用俄语写作,并将自己的诗作译成英文。其英文的散文写作也十分出色,布罗茨基则自称为“俄语诗人与英语散文家的愉快结合。” 在短短的十几年间,布罗茨基国际知名度越来越高。1987年,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1991年成为美国桂冠诗人。

1996年1月28日,布罗茨基在纽约因心脏病突发,在睡梦中离世,享年55岁。他被安葬在自己最喜欢的城市:水城威尼斯。他的墓碑上铭刻着一行字: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以死亡为终结的。

诗歌就是生活,“草堂读诗”,有温度、有质感。布罗茨基的诗作《黑马》,以及诗人的故事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,感谢关注,我们下期再见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主营产品:码垛机缠绕机,装盒机,贴标机,开箱封箱打包机,封切收缩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