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层营销5:用动态视角看数字化时代的社会网络

刘春雄:郑州大学教授、清华大学MBA、北京大学EMBA、中国人民大学MBA特聘教授

一个正在发生的大变局时刻是动态演变的数字化时代,这个时代的社会网络特征是把时空融合在一起,把人们带入了一个关系组合、随时连接、无疆域边界的全新时代(www.177618.com)。从圈层发展阶段划分为社会网络阶段,这个大舞台为圈层发展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,同时也使关系网络变得复杂难辨,社会网络的核心是抢占数字资产,这里是数字资产是指人在社会网络中的行为习惯。笔者通过对数字化时代圈层发展演变的洞察,来寻找一些轨迹和方法。

一、如何理解数字化时代的社会网络

数字化时代把圈层放在无限大的社会网络空间,比以往任何时代的圈层量级,都不能同日而语。

农业文明时代的关系网络变化是加减法,强连带,是从0到1。

工业文明时代的圈子变化是乘法,圈层移动,是1到N。

信息文明的自组织是N次方(指数级增长),循环演变。

数字化时代的社会网络连接一切,是指数级增长。

从圈层视角来理解社会网络,无论是物联网还是互联网,都是以人为中心构建的人联网,因此人在社会网络的行为习惯是最重要的数据资产,社会网络是指一个人在网络关系结构之间的全部连接所构成的集合。

二、社会网络的行动指南

01 符号势能

源于符号人群的出现,符号人群是数字化时代对人们社会角色的定义,符号学专家赵毅衡这样来解读符号:被认为携带意义的感知。

这里的意义就是数字化时代的“群体注意力的感知共识”,包含了文化、价值观、生活方式以及共识约定规则等内容。在时空高度融合下,符号能产生“认知势能”就是某注意力符号。

所以符号人群,是指数字化时代有认知势能的人类,将主要凭借自身被关注(来自他人、甚至整个数字生态系统)所产生的符号势能,树立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和角色价值。

为什么会诞生符号人群?笔者认为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:

符号人群虽然现在才被提及,并不是新物种,早已存在现实生活之中,成为社会现象才引发了社会关注。

符号人群的价值就是聚集人们注意力,形成势能,进行各种社会资源的调度和组织。

02 建构性思维

随着数字化不断推动社会网络的快速发展,不确定性、不可预见的因素增加,打破了以往个人关系资源的连接范围,促进了弱关系资源的快速连接,为弱关系连接提供了更多的新机会。

在动态演化的环境下,我们要具备建构性思维,建构性思维就是基于已有的条件选择合适的方式,以最现实的方式抓住眼前最容易得到的资源和机会,让关系资源不断发展壮大。

这种弱关系带来的新机会不是由静态的网络结构决定的,往往是一个动态过程,是关系资源和机会同时到位所产生的,是在同一时空或者场景下互动产生形成的,脱离了当时的关系状态,可能会稍纵即逝,需要在即时状态下察觉动机、累积能力、把握机会

03 合理布局

越是不确定的时代,越要寻找确定性的抓手,来避免圈层发展中的失误。在社会网络布局原则上,一方面尽可能精,因为一个人的社交时间和注意力都是极度有限的。无论如何变化,社交工具都无法改变关系本质,漫无目的、纯粹机会主义地广撒网,终将一无所获。

所以社会网络中有目的建立一些关系,布局关键节点。另外不宜过度算计,人际关系功利化,过分重视短期收益,终将失去长线的布局。

对于弱关系带来的社会网络,尽力发现其中的价值和机会,从而盘活整体社会网络的资源。

(点击标题查看原文)

(点击标题查看原文)

(点击标题查看原文)

(点击标题查看原文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 | 牛恩坤

公众号 | 刘老师新营销 (ID:liuchunxiong1964)

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合作须取得作者同意;商业洽谈 | 营销咨询 | 企业顾问 请公众号后台留言关键词【合作】取得联系。

主营产品:码垛机缠绕机,装盒机,贴标机,开箱封箱打包机,封切收缩机